新诗一叶

首页> 新诗一叶
【新潮诗会】喻灿锦的诗
更新时间:2016年09月02日 浏览次数:

640.webp.jpg


《遥望》


我一直站在这里

遥望故乡

一直

在心中 唱故乡的山歌


三天前

才从那里归来

身不由己

无法永久在故乡  驻足


更多的时候

只是向着那个方向  遥望

对着故乡  冥想


我在想

为什么我的心中只有故乡

为什么他乡不是故乡

为什么

离开故乡 

就会伤断愁肠



《梁上的猫》


半夜  我被醉酒的人吵醒

爬下阁楼的木梯

白天躺在桌下觅食的那只小猫咪

悄无声息地窜上房梁  打盹


那白猫许是被我们熏醉

懒洋洋地趴在横梁上昏睡

它肯定在梦里嘀咕

讨厌呵,哪儿跑来的野蛮人

打扰我的清睡!



《拖着链子的猴子》


来自深山的  一只猴子

被妈妈遗忘在山下采石场

拖着一条长长的链子

太阳下

映着孤零零的影子

 

它已经回不去  猴群

也融入不了  人群

而我的身后

也戴着一根沉沉的链子

总被它拖着走

既无法生活在阔别的故乡

也不能安稳在后来的异乡



《年猪》


屠夫们围着猪圈转

比划商量着

先拿哪头开刀

聪明的猪闻到死亡的气息

两头猪开始耳鬓厮磨相互诀别

这一幕叫人看得好生不忍

它们的命运却早已被人决定


尖锐   一声声嘶喊

划破清净的山村

任凭那头肥猪撕心裂肺拼命吼叫

身子和蹄子努力挣扎往后坐

终究敌不过七手八脚

被放上木门做的砧板


屠夫的刑具早已霍霍磨亮

手起刀落干净漂亮

出入之间

猪的吼叫渐渐从强到弱 由弱至无

鲜血如笼头放开哗哗直流

直到淌尽最后一滴

猪的一生就这样结果

人的肠胃成它的坟墓


今日围观猪的结局

人的命运何尝不是常被围观

不能破局

无法突围……



《凝望澧水》


有一条河

我不停地写、不停地写

写了几十年

兜兜转转

毫不厌倦


有一条河

见证了我的童年和少年

认得我所有的亲朋好友、父老乡亲

承载我半生的哀伤和忧愁

寄托我一世的幸福和欢乐


有一条河

离开她越久

她在我心底的模样越清晰

尘世再繁杂

也抹不去关于她的任何记忆


我天天守着澧水

看渔夫在夕阳下的小舟上从容撒网

赤条条的小儿在深潭里游泳

老牛晃悠悠地蹚水而过

洗衣妇的棒棒儿捶在岩石上


看尽了岸边的花开花落

看够了岸上的人生人死

看呆了河流之上的斗转星移

看不完繁花似锦、日月星辰、小桥流水


我亲亲的澧水啊

唯有这条河

和她岸上的人们

让我凝视了一生

下辈子还想要继续守望


唯有这条河

令我想起她

就满含着热泪

急于回归


为你

我决定每天都要善良

天天都不要悲伤

好让我回到你身边时

快乐地倾诉衷肠


为你

我决定每天写一首诗

我要将它献给你

念给你听

因为在我眼里

全世界所有的河流

都比不上你的诗意和美丽



《想念金鞭溪》


这里又是雨季 

又湿又冷又脏

讨厌的雨季


天天都是雾霾

又灰又暗又闷

可恶的雾霾


不禁想起家乡

想起孑然而独立的武陵源

想起清新脱俗的金鞭溪


路过马路旁压得人喘不过气来的水泥森林

想念金鞭溪两岸竹笋般亭亭玉立的山峰


路过菜市场旁污浊的水沟

想念金鞭溪日日夜夜奔腾欢唱的溪流


挤在热烘烘无法呼吸的公交车里

想念金鞭溪四处弥漫的世界最富含负离子的新鲜空气


穿过黄兴路步行街川流不息的人群

想念金鞭溪畔那层层密密的山林


走在大街上浑浊不清的雾霭中

想念金鞭溪水之上飘来飘去轻纱似的美丽云雾


想念想念

不停想念

重重叠加

叠到无以复加


思绪决堤成溪水

奔涌向

我的湘西

我的武陵源

我的金鞭溪……



《婴儿般的紫草潭》


张家界,是湖南的眼睛

武陵源,是张家界的眼睛

金鞭溪,是武陵源的眼睛

紫草潭,是金鞭溪的眼睛。


紫草潭,是清澈的婴儿眼睛。




《湘西北的春天》        


油菜花领唱,

桃、梨、杏、李依次绽开春的序曲。

映山红拔高嘹亮的旋律,

秧苗的绿、麦地的绿、树的绿、水的绿、山的绿皆做了春天大舞台的背景。


狗吠几声,

鸡鸣啼啼,

牛儿哞哞撒开欢蹄。

布谷鸟飞到吊脚楼的翘檐上,

声声催。


一夜春雨,

竹笋争相拔节,

森林处处是喧闹的小溪。

蚯蚓醒了,

于田野中兴奋地舞蹈不已。


三月是对歌的季节。

田畔地头,

郎与姐赛起了歌声,

黄昏时欢快的摆手舞摆走一天的劳累。

明日晴好,

蓝天下,

看顽童飘起长长的风筝。



《夜行金鞭溪》


张家界春天的月亮

在峰林之间穿行

金鞭溪的石板路上

铺上了浅浅水银


两岸石林

默默地站岗

而溪水

含情脉脉送了一程又一程


不知道溪水中的小鱼

可曾偷听咱们的耳语

不知道窸窸窣窣的小虫

可否明白我们的心意


我听不见鸟语

听不到水声

万籁俱寂

耳中只有你我轻轻的

轻轻的脚步声

以及砰砰、砰砰……

跳动的心



 

 

用户评论
 以下是对 [【新潮诗会】喻灿锦的诗] 的评论,总共:0条评论
我也来说两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