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诗一叶

首页> 新诗一叶
【新潮诗会】谭志姗的诗
更新时间:2016年09月13日 浏览次数:

● 白骨精


越来越轻了,越来越少了

那么小小的一堆,我的骨头

白得很,脆得很

怕是能飘起来了吧

 

恍惚记得,装骨头的黑匣子

满是厚实的木头温暖气味

是谁把我挖出来的呢

呵呵,应该也有英俊的盗墓贼吧

 

 

● 穷途末路


上帝关紧了那扇门

也忘了开那户窗

 

 

● 含羞草


 一条河流在手中奔跑

浪花溅我满身沉默

你的名字沐浴着没有任何欲望的色彩

低头垂首,恰似我的思想

闭上眼,垂下睫

任满心欢喜

自生

自灭

 

 

● 成 长


走了很久

直到天就要黑下来

 

就只能不走了

这疲惫的双腿

它于是学会了奔跑

 

 

● 伤 


这些种子

被村庄用宽大的手掌捧住了

极为郑重地养在泥土里

 

季节一到

土地便开裂

涌出成群结队的稻米,蔬菜,水果

 

那些不干活的人

张开欲望的大嘴

狼吞虎咽

他们吃得太多

营养太丰富

撑死了

 

而有的人

仅仅用剩余的一点粗粮

便很好地维持了革命草般富有的生命

 

 

● 落 雨


天黑黑,要落雨

小蚂蚁,要搬家

它们开始奔跑,翻越草丛和菜地

树叶摇,说芝麻开门开门

 

天黑黑,要落雨

小蘑菇,要开花

筷子敲着碗,要糖吃

牙齿痛,腐气甜到了舌尖

 

天黑黑,要落雨

小时候,不回家

竹篮打水,请原谅我

安静等,把日子打发得越来越长

 

 

● 完美设想


想哭   就要笑

想停   就要走

 

然后   在某个适当的时候

恰好遇上能让我停下来哭泣的人



● 小女子


春日游,低挽青丝,绿裙妖娆

杏花吹满头,仿佛一场预谋,等

 

陌上谁家年少,足风流,多么欢喜

妾拟将身嫁与,为他洗手做羹汤

 

纵被无情弃,不能羞,不哭不闹不上吊

纵身一跳,一了百了

 

 

● 你无法了解我的恐慌


抱住一棵树,闭上眼,就象抱着你

哭,太累了,五月雨水冰凉

 

而风这么冷,伞都撑不住了,伤害一触即发

放开手吧,一生仿佛就快要过完

 

剩下不多的日子里,不再张口,只是

想哭,抱着你哭,你不知所措  

 

 

● 疼


那人沉默不语    一只蚊子站在他的胳膊上

温柔叮咬

 

那人沉默不语    他貌似深沉若有所思

爱情象皮肤一样又痒又疼

 

 

● 上帝垂下眼皮


蝗虫浩浩荡荡

一群人只能仓皇逃离

在一个瑟瑟发抖的国度上

和不动声色的太阳下

逃离

 

他们丢弃了一切

刚喂过的母鸡和崽猪

才浇过肥的菜园

就要挂果的桃树

以及

一口很深很暗的井

井水又清又甜

 

他们肩上扛着可有可无的包袱

背上的孩子蜷缩在破衣服里

惊恐地睁大了圣洁的眼睛

或是

安然睡去

 

他们面前有很多条路

长的短的

宽的窄的

直的曲的

看得见看不见的

脚下没路

 

他们本应该通向的广场

四周布满了密不透风的枪声

有只很大很大的铁鸟

久久盘旋不走开

孩子从尸体下爬出来

拼命摇晃着无声哭泣

 

如果我是块褐色的石头

该多好

就象远在天堂的上帝

端坐在尊贵的宝座上

轻轻垂下眼皮

就当什么也没看见没听见



 

 

用户评论
 以下是对 [【新潮诗会】谭志姗的诗] 的评论,总共:0条评论
我也来说两句